如何看待远去的武术社会
  • 发布时间:2017-04-14
  • |
  • 作者:
  • |
  • 发布者:admin
  • |
  • 来源: 深圳新闻网

2017年全国武术赛事活动计划表于上个月出炉,其中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武术比赛、第九届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以及第十四届世界武术锦标赛等都堪称焦点赛事——恰好前些日无意间看了几场武术比赛视频,勾起了我对武术这一神秘社会区域的怀想与想像。

武术与中医、茶道、书法等同为我国文化遗产,与阳春白雪的传统高雅艺术相比,与雍容华贵的官方文化及旷逸典雅的文人文化相比,来自于底层的武术可视为一种民间文化,更多地承载着社会大众的性格与气质。同时,武术又是一个较为封闭的文化系统,像金庸武侠小说所描绘的那种,帮派林立,门规森严,武功秘笈绝不轻易外传。这些都为它涂上了一层玄秘的色彩。加之中国文人历来好奇,各种笔记小说乃至正史中关于武功的神幻描写屡见不鲜,民间艺人又将其添枝加叶,广为流传,使武功的种种神幻之说几为社会所公认。据《中国琳》援引自《清稗类钞》的记载,乾隆时大盗飞蝴蝶与人比武,可“腾起空中数丈”,又说泰州打人王“能飞身逾重屋,履数丈官河若平地,履不沾湿”。此外如隔山打牛的神功与插铁如泥的硬功,凡此种种,当为血肉之躯所不能,若非无稽之谈,也庶几近于小说家言,可信度不太高。

然而,武功是古人强,这句话是不错的。在火器尚未广泛使用之前,无论是战阵厮杀,还是单个交手,靠的都是拳脚兵刃。拥有一身盖世武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人生终极目标。在士大夫文人把持政权的古典社会,武术也得到了极大推崇,不独朝廷有殿试武状元的兴致,民间也留下了大量比武招婿的趣话。一乡张小小的擂台,凝结了一代代武林人士的光荣与梦想。所谓英雄救美,所谓侠肝义胆,似乎都与武术联系在一起。

我的家乡湘中一带,古为南蛮之地,历来民风强悍,民间习武者众,流传过许多这方面的故事。比如明朝年间,某日村里一个叫刘薄洛的壮汉正在耕田,突然拥来一群兵士欲强行抓丁,刘薄洛不慌不忙地说,别急,让我先给牛洗一洗,说罢竟轻而易举地将近千斤的大水牯抱起,吓得众官兵目瞪口呆。后来我在县志上查到历史上确有此人,曾因徒手抓获某农民军首领而立下大功,受到朝廷接见。

今日,科技已将我们从繁重的苦役中解脱出来,但一方面,武术仍是我们永远的情结,武侠小说与武侠影视的长盛不衰可为佐证;另一方面,整个社会的尚武精神在消退,尤其是关于中小学生参加军训或上体育课因体力不支而晕倒的新闻屡见不鲜,业内人士甚至发出了“青少年的体力一代不如一代”的叹息。我不由得因而悚然心惊;现代人的生活越来越精致舒适,这是否非得以体力的退化为代价?孱弱的身体里如何生出强健的精神?在这个其实依然严酷的世界与严谨的竞争法则之下,我们真的会有足够的心力与体力来保证我们的生存与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