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是一种古老的人际关系
  • 发布时间:2017-05-09
  • |
  • 作者:
  • |
  • 发布者:admin
  • |
  • 来源: 长江日报

     最近,一段视频搅起了轩然大波——现代搏击手徐晓冬瞬间击败太极拳师魏雷,将传说中的“武林争霸”展示在世人面前。我并不谙功夫,亦无意探讨何人是否有代表性,但在我看来,这一事件确实突显了不同文化语境中身体认知的差异,以及当下一些“武人”的浮躁。

    太极拳是古老东方身体文化的一部分。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命题之一——“修身”,其所涉及的“身”的概念,与现代一般意义上所理解的“身体”相去甚远。“太极化”的身体是一个整体。太极拳是单个个体的整体化的身体的运动,肢体不过是这一整体的“动”(或“静”)的完成者和外部表征。但“太极化”的身体主权与其说属于单个个人,不如说属于那个无所不在的“气”及其其间所包含的融汇万物的“道”。

    单个个人面对外部世界,顺应天时,同时又回归内心,顺应内在的“气”。即使是最直接关涉身体的运动——武术,其文化地位并不像如今这般彰显。华佗的“五禽戏”是古代中国身体的自我训导范式。而现代“奥林匹克化”的身体认知则是建立在解剖学基础上的物质直观,关涉力量、速度、灵活性等运动性指标的运动器官系统。

    被如今称之为“中国功夫”的武术,首先被当作一种特殊的身体技能。这种技术有着传统手工业性质,武术的传授也会受到行会规则的约束。同时,它又是一种特殊的人际关系。依靠一种古老的伦理原则建立起来的一组人际关系,这种关系类似于依据自然血缘纽带联系起来的父子关系,表现为一方对另一方的绝对的服从。所以,武术的传承常常是家族性的,如果缺乏自然血缘纽带的有力维系,师徒关系在学徒对师父的人身依附的要求方面,则要求得更显苛刻。

    师父根据他从自己的师父那里习得的身体技术,对徒弟的身体加以管束、训练和改造。身体经过武功的重塑,被训练成为拳师自我意志自由支配的、具有高效的攻击性的身体机器。

    但训练有素的身体搏击术中所包含的暴力化倾向,始终是一种令人不安的因素。必须对其加以道德化的约束,方能将武术纳入到正常的社会秩序当中。如果缺乏这一约束,肌肉听命于本能冲动,就有可能沦为单纯的暴力,并被“恶”的势力所利用。

    因此,在武侠故事中,最常见的叙事模式就是“正-邪”对抗。身体及其功夫在此结构中,扮演了正或邪的斗争工具。对身体技能诉诸更高级的支配——武德,成为必要。通过武德,将功夫这一身体技术上升到形而上层面,赋予肉体活动以精神性。功夫因此完成了由“术”向“道”的飞跃。

    值得关注的是,武术传承过程中所透露出来的家族式身体归属关系,表明了古老的中国身体的文化属性。而在现代大众文化产品中,则将身体纳入民族国家叙事的结构, “黄飞鸿系列”电影就巧妙地把家族性的身体认同与现代国家的文化认同糅合在一起,完成了古老身体神话的现代转型。

    有一种说法,由于时代的变化,缺乏对抗性的实战训练,偏重于套路表演,导致不少现代武术过于强调观赏性。且不论这种说法是否成立,哪门功夫的实战性功能现在如何,仅从徐魏交手后武人们的频频挑战、谩骂、“约架”看,对武德的呼唤,刻不容缓。